大使信息  
使馆信息  
中波关系  
商务信息  
文化交流  
科技合作  
教育留学  
领事业务  
赴波须知  
中国驻革但斯克总领事馆  
联系我们  
专题
 
南海问题  
2012波兰·中国西藏文化周  
钓鱼岛问题  
波兰概况  
《中国的和平发展》白皮书  
更多...  

五月华沙,最不可错过的是那一缕缕淡紫色的香
(转自微信公众号:清水煮萝卜)
2018/02/23

  前些天,同事们说起华沙的春天。有人说,华沙有春天吗?一眨眼,所谓的春天好像就过去了。确实如此,总感觉华沙的春天来得突然,很快就又与初夏连到了一起。尽管如此,五月的华沙,天气却是好得不能再好。整个城市瞬间变成绿色,最带给人惊喜的则是在各个角落里悄然盛开的丁香花。

  雨巷,油纸伞,丁香花。

  在很多中国人的意识里,丁香花就是雨季里凝结的忧愁。而在阳光灿烂的华沙,丁香花却显得异常的热烈,好像完全就是另外的一个物种。

  如果淡淡的蓝是一种代表忧郁的色彩,阳光下的丁香所展现的却是热情的紫色,与忧郁毫不相干。

  而在中国,丁香花开的时候,江南则正是梅雨季节,雨巷里的丁香花似乎应该是透着蓝色的调子。

  事实上,丁香花开的时候,以它特有的浓烈香味尽情散发魅力。这种香味,也让人感到愉悦,甚至是兴奋。在遥远的东方,人们为这种香味所打动,而把它融入了日常“五香”,成为生活的必需。丁香花茶,或熏香,还能舒缓人们紧张的神经与痛楚。我们并无任何理由认为,这些淡紫色的小花带给了我们忧郁。

  正因如此,这种原产东方的小花,很快已经风靡西方庭院。从两三个世纪前,那些来自中国、或者阿富汗或者波斯地区的丁香花就开始植根到欧美各个地区,深受人们喜爱。

  在波兰,人们把丁香叫做“Bez”,因为我不懂波兰语,所以不懂得这个词的妙处,但总感到它与英语里的名字“lilac”相比,从发音与词形看都逊色不少。当然,虽然“lilac”这个词多多少少有一些可以体现其韵味的节奏感,但仍远远比不上中文里的名字“丁香”那么形神兼备。

  西方发达的园林科学不但成功移植了这种东方神韵的花卉,还为它添上了好多新的品种。据说,每年纽约公园里的丁香节,展出的品种就超过5百个。西方的丁香,已经不仅仅是我们常见的白丁香与紫丁香了。

  但无论变化如何,丁香的美与魅力却是没有丝毫增减。丁香是一种可以在树荫下成长的植物,它的魅力很大一部分也来源于这个特性。越是在偏僻的阴影下,越要努力从庭院各个角落里透出迷人的暗香,这正是丁香巨大而永恒的魅力所在。

  波兰人对丁香的喜爱也是毫无疑义的。在“肖邦公园”湖滨,长者两大丛盛开的紫丁香,聚集了络绎不绝的市民,他们尽情地呼吸着带着浓烈花香的空气,丁香让他们显得喜不自禁。

  在公园幽径边上还有零星散落的一株株丁香花,它们也同样为游人带去迷人的浓香和愉悦。当然,公园里也有白丁香花,但远不及紫丁香那么的受人欢迎。

  好多年前,欧洲出现大片竹子死亡,人们才发现他们所移植的竹子基本原自同一脉络的家族,因而所有的竹子都同时进入衰败期。欧洲的丁香也基本如此,同宗同源的它们相互感应,同时盛开,形成了一个壮观的丁香时节。

  不过,据说波兰的丁香情况稍稍有所不同。波兰与巴尔干地区联系密切,据说波兰的丁香及其他一些花卉就原自土耳其,所以波兰很多植物的花期往往更接近巴尔干地区。

  波兰的气候也有一些特别的地方,因为地形的关系,北方的温度总比南方的山区要高一些,所以包括华沙在内的中北方平原地区,丁香花开的季节也比南方的要早。这一差异也无意中带给了波兰人一个惊喜。我们一位波兰女同事,非常喜爱丁香,她在办公室就用花瓶养了几枝丁香花。她告诉我,她太喜欢丁香了,也太幸运了,5月在华沙欣赏了一季的丁香,到了6月去南方度假,又可以再次看到它们盛开。

  喜欢丁香的并不只是这位女同事,在公园里,可以看到好多在丁香花树下留影的女孩。她们把自己拉进了紫色的花丛里。

  暮色下,紫色的丁香与画着浓笔眼影的女孩同框,空气里那些让人愉悦的香气,这是华沙的丁香季节,是5月华沙最不可错过的淡紫色的香。

  周四下班,步行到公园,拍下了上面这些动人的丁香花,不忍独享,希望大家也能赶在这个周末趁着初夏大好时光,去看看它们动人花姿,也去闻一闻这些醉人的花香。当然,到了6月,大家也可以再去南方赏花。

推荐给朋友
  打印文字稿 全文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