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使信息  
使馆信息  
中波关系  
商务信息  
文化交流  
科技合作  
教育留学  
领事业务  
赴波须知  
中国驻革但斯克总领事馆  
联系我们  
专题
 
波兰概况  
2008北京奥运  
台湾问题  
中国西藏  
中国人权  
更多...  

抗战中的国际援华医疗队
驻波兰使馆政治处主任 马涛涛
2010/09/20

       今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5周年。中国的抗日战争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两者具有非常紧密的联系。中国的抗战得到了世界各国反法西斯人士的大力支持和帮助,国际援华医疗队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1939年,在中华民族最危险的时候,一支由波兰、德国、奥地利、罗马尼亚、保加利亚、捷克、匈牙利、苏联等国白衣战士组成的国际援华医疗队,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来到了贵阳市的图云关。他们被编入中国红十字会救护总队,在中国度过了2000多个日日夜夜,与中国人民同甘共苦、生死与共,一直坚持到抗战胜利,有的还奉献出宝贵的生命。这是一段刻骨铭心的历史记忆,许多动人故事应当永远传颂。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5周年之际,我们来缅怀这些国际主义战士的丰功伟绩,具有更加特别的意义。

  首先介绍一下国际援华医疗队的来历。1936年,西班牙爆发内战。当时的共产国际组织了一支“国际纵队”前往西班牙参战。失败后,很多“国际纵队”成员被囚禁在法国地中海岸边的古尔斯集中营。中国抗日战争爆发以后,世界反法西斯人士在英国伦敦成立了“国际医药援华会”,主要任务是向中国提供医师、医疗器械和药品,援助中国抗战。1939年初,“国际医药援华会”从古尔斯集中营招募了一批自愿来中国服务的医务人员,辗转经香港前往中国。1939年9月,“保卫中国同盟”主席宋庆龄在香港接见了这批国际援华医疗队成员。10月,他们从重庆到达了中国红十字会救护总队的驻地--贵阳图云关。

                                              

  为了与中国人民打成一片、融为一体,这些外国医务工作者每人都取了一个中国名字。他们遇到的第一个障碍就是语言不通。起初只能用手势沟通,工作、生活都遇到很大困难。他们以极大的毅力学中国话,渐渐打破了语言的隔阂,可以和病人交谈,可以上街购物,甚至可以唱中国歌、听京戏,保加利亚的甘扬道还与中国姑娘结了婚。

                                              

                                                            部分外籍援华医生在贵阳图云关的合影

  “生活关”也很艰难。吃惯了牛奶、面包、西餐的人,改吃大米饭和中国菜并不容易。最让他们为难的是拿筷子,学了许久仍不听使唤,好不容易夹起的饭菜又掉了下来。时日久了,他们由不习惯到喜欢中国菜。几十年后有记者采访甘扬道,他还津津有味地说起中国饺子如何好吃,特别提到贵阳的“臭豆腐”。住宿条件也很恶劣,住的是茅草房,睡的是木板床,没有厕所,没有浴室,老鼠到处乱窜,有时甚至咬伤人的耳朵。

  工作环境极其简陋。医院是一排排简易的茅草棚,几十个病人一个挨一个地挤在长长的木板床上。医疗器械奇缺,他们就用竹子编制手术台、药品架,用木料做成夹板为伤员治疗骨折。药品匮乏,他们便学中医用中草药治病。

                                              

                                                                             外籍医生在做手术

  尽管遇到许许多多的困难,但执着的精神和坚定的信念支撑着他们甘愿忍受各种痛苦,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去。6年中,数万中国战士经过他们的精心救治重返战场。在此期间,罗马尼亚的柯芝兰和德国的王道医生,因积劳成疾,不幸以身殉职。

  当时国际援华医疗队和中国共产党有过不少交往,建立了深厚的友谊。这些外籍医生基本都是共产党员,实际上他们来中国的初衷是想到解放区去,像他们在西班牙的战友--加拿大医生白求恩那样,和解放区军民一起与日本侵略者作斗争。医疗队的负责人波兰医生傅拉托曾专门去重庆八路军办事处,向周恩来请求被派往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解放区和八路军一起抗日。但由于当时通往延安和解放区的道路已被国民党封锁,周恩来向傅拉托解释,只要是在中国,和中国军民一起,在哪里都是帮助中国人民抗日。这样他们才留在国统区,担任了红十字会救护总队的医生。医疗队还经常将募集到的药品和医疗器材运到重庆,交给八路军办事处,作为他们“特殊形式的党费”。不少人和当时在八路军办事处工作的周恩来、王炳南、陈家康、章文晋等都很熟悉。傅拉托曾为董必武、邓颖超看过病。

                                                    

                                    1942年,王炳南和妻子王安娜在重庆八路军办事处接见傅拉托和甘扬道

  还有一件事值得一提。1943年,国民党特务机关准备逮捕一批在重庆活动的共产党人,其中包括当时并未公开以中共代表名义活动的王炳南。周恩来得到消息后,立即请傅拉托凭借他特殊的身份把王炳南接到八路军办事处,并马上写了委任状,任命王炳南为自己的上校秘书。这样,王炳南就有了公开合法的身份,从而躲过了这次逮捕。

  抗战胜利后,国际援华医疗队成员先后离开中国。很多人回国后依旧关心中国的发展,为祖国和中国的友好交往继续贡献力量。中国人民也没有忘记这些老朋友。1954年7月,周恩来总理访问波兰,特别提出希望会见傅拉托。傅拉托当时因为政治原因正蒙受不白之冤,身陷囹圄。周总理的一句话令他重获自由,而且在离波兰总统府不远的地方得到了一座可以接待贵宾的住宅。之后不久,傅拉托又被任命为波兰驻华大使馆的公使衔参赞,为中波友谊又作出了新的贡献。如今,这些国际援华医疗队成员都已离开了人世。

                                          

  1985年,为永远铭记这些国际主义战士为中国抗战胜利作出的不朽贡献,贵阳市在图云关原救护总队旧址竖立了一座汉白玉纪念碑。正面是中英文对照的碑文:“为支援中国抗战,英国伦敦医疗援华会组成医疗队,于1939年来到贵阳,为中国人民抗击日本侵略者作出贡献。兹刻碑以志不忘。”碑文上方有一个球形浮雕,象征国际主义,浮雕上是红色大理石十字--国际红十字会的会徽。纪念碑背面分别为中英文对照的国际医疗队医务工作者名单。

                                           

  每年清明节,贵阳市人民都会来到纪念碑前扫墓。2010年9月3日,贵阳市各界群众代表又在纪念碑前举行了隆重的纪念仪式。这充分说明了中国人民没有忘记他们,他们的功勋将永远载入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光辉史册,他们像白求恩同志一样永远活在中国人民的心中!

                                           

推荐给朋友
  打印文字稿 全文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