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使信息  
使馆信息  
中波关系  
商务信息  
文化交流  
科技合作  
教育留学  
领事业务  
赴波须知  
中国驻革但斯克总领事馆  
联系我们  
专题
 
波兰概况  
2008北京奥运  
台湾问题  
中国西藏  
中国人权  
更多...  

我看波兰政教关系
驻波兰使馆政治处随员 陈笑
2010/09/20

      掐指算来,到波兰已经三个多月了。波兰,一个曾经遥远而陌生的国度,现今已是触手可及、近在咫尺;这个呆板的地理名词,也慢慢鲜活跳跃起来。城中的砖墙瓦砾记录着波兰多舛的命途,悠扬的钢琴曲述说着肖邦对祖国的眷恋,奥斯维辛警醒着世人曾经的悲恸,古城皇宫难掩昔日的兴盛。我喜欢漫步瓦津基公园,听树叶沙沙,我喜欢徜徉维斯瓦河畔,看水流缓缓,也喜欢独坐在教堂之中,感受心绪静然,体味思绪默念。

  在波兰,无论哪个城市总是林林总总,不乏教堂的身影,罗马、哥特、巴洛克式,风格各异,是宗教象征,是艺术瑰宝,更是波兰人民精神寄托之处。翻开书,略读波兰历史,在悠悠一千多年的发展变革中,总是穿插着宗教的,它的政治影响不容小觑,波兰的政教关系更是紧密而微妙。

                       

  在波兰人,宗教氛围是非常浓厚的,95%以上的波兰人信奉天主教,天主教信仰是波兰民族的一个最显著特征。波兰天主教直接隶属于罗马教廷之下,是梵蒂冈的一个属区。波兰天主教与罗马教廷关系非常密切。已故罗马教皇约翰·保罗二世曾是波兰大主教,他是第一个成为教皇的斯拉夫人,也是自1522年后第一位非意大利籍教皇。这令波兰人自豪万分。

                                                                         

  波兰的地理位置,一直是其政治不稳定的主要根源。与俄罗斯和德国接壤的波兰拥有广袤的平原,自然成为周围军队砧板上的鱼肉。其直通波罗的海出海口的地理位置也使它成为列强竞相角逐的对象。

  波兰在1000多年的坎坷历史中,遭受了多次入侵和瓜分,而天主教有如民族之魂,在抗击蒙古、奥斯曼土耳其、瑞典、德国、奥匈帝国与俄国人的一次次斗争中,一直发挥着巨大的作用。圣城琴斯特霍瓦的明山修道院,曾是波兰人抗击瑞典入侵的组织核心;克拉科夫的圣玛丽亚大教堂,现在还保留着当年抗击蒙古人进犯时吹响报警号角的传统。

                                    

                                                                                     明山修道院

                                     

                                                                                 圣玛丽亚大教堂

  在波兰亡国的123年里,面对信奉东正教的俄国统治者和信奉新教的德国统治者,教会充当了影子政府的角色,成为失去国家的波兰人民重要的精神归宿。

  波兰天主教起源于10世纪,教区城堡并立是波兰早期政教混合的显著标志。波兰的王公梅什科一世于965年娶了捷克大公鲍斯拉夫一世的女儿为妻,第二年,由于受到妻子的影响,梅什科一世和全体宫廷人员接受了捷克神职人员的洗礼。在他的带头倡导下,波兰全国接受了天主教,成为天主教文明世界的一员,大大提高了波兰在欧洲的地位和文化的发展。968年,梅什科一世在波兹南建立了主教区,使波兰天主教直接隶属于罗马教廷,而非德意志大主教区,避免了与德国和罗马帝国皇帝奥托的战争。

                                                                    

                                                                                       梅什科一世

  在14世纪,受着条顿骑士团的威胁,波兰遭到德国蚕食,被迫与立陶宛形成一个帝国联盟。为了缔结联盟,1386年,异教徒立陶宛大公约盖拉昄依天主教,取教名瓦迪斯瓦夫,和年轻的天主教信徒,波兰女王雅德维加结婚,加冕为波兰国王。这场婚姻决定了波兰的命运,也可以说约盖拉承诺皈依天主教成就了这场婚姻,进而决定了波兰的命运。而后,波兰立陶宛联邦在格伦瓦尔德战役中征服条顿骑士团,雅盖隆王朝成为中世纪时期中东欧最有影响力王朝之一。

                                     

                                                             

  到了近代,天主教教会在波兰继续发挥重要作用。 每当波兰的政治体制面临危机时,教会作为一个宗教机构以及一个重要的民族象征总在有条不紊地运作着,为社会的稳定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波兰天主教会虽然与纳粹占领者合作,但始终坚持抵抗立场,大量的教士慷慨赴难,有1/3的神职人员牺牲,他们同波兰人民一起战斗,用鲜血换来了民族的尊敬。

  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波兰,天主教也是推动东欧政治剧变的重要因素。在梵蒂冈的支持下,波兰天主教会与瓦问萨领导的“团结工会”紧密结合,利用教会的威望和政府政治多元化和自由选举的机会,为团结工会拉票,最终推翻了社会主义制度和波兰统一工人党的领导,建立了第一个非共产党政权,拉开了东欧剧变的帷幕。

                                                            

                                                                     1980年,瓦文萨对罢工的工人讲话

                                                 

                                                           保罗二世以教皇身份造访波兰,受到上百万人欢迎

  1997年,波兰建立了议会民主,并通过了民主宪法后,虽然波兰的政治制度改变了,但是天主教会继续在波兰社会和政治中发挥着重要的影响作用。从曾经的反堕胎立法,到现今的十字架去留,都体现着宗教和政治间微妙的关系。

  纵观历史,宗教对政治的影响不容忽视,马克思主义无神论的思想,尤其是马克思主义批判宗教的思想说“宗教是人民的鸦片”,“宗教是统治阶级的统治工具”,“宗教是被压迫阶级的兴叹”,美国前国务卿舒尔茨也明确说过:从宗教信仰到政治行动只有一小步距离。

  宗教是一种文化,一种精神信仰,与政治并无必然关联。波兰人认为,宗教信仰和政治信仰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二者有所区别但并不矛盾。政治信仰不能为人民解决灵魂不死、信仰来世等精神信仰层面的问题。就像曾经的波兰统一工人党,它是东欧共产主义执政党中唯一党纲中不写入无神论,并正式允许教徒入党的,党员中有2/3是天主教徒。

  对宗教热而不狂,信仰与理性兼容、宗教热情与宗教宽容并重,是波兰民族的传统。波兰人尊重教会,但反对政教合一;没有“信仰真空”,但不会扼杀世俗理性。波兰人的宗教信仰为社会伦理规范和精神秩序提供了宝贵的资源,而宗教宽容又使宗教极端势力与教权主义难成气候,这些都是带给我们不少的启迪。

推荐给朋友
  打印文字稿 全文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