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波两国间“不解”的医学情缘
2020/03/27

  波兰是一个曾在医学研究领域做出杰出贡献的国家。医疗放射学理论的开创者居里夫人家喻户晓,对ABO血型系统的发现做出巨大贡献的微生物学家路德维克·希斯菲尔德(Ludwik Hirszfeld)以及率先阐述维生素概念的波兰生物学家卡齐米日.冯克(Kazimierz Funk)等也都可圈可点。虽远隔万里,但中波两国人民在医学领域的交流源远流长。纵时光荏苒,然这种交流似一直为背后某种“不解”的情缘所维系,历久弥新,愈臻醇厚。让我们端起历史的望远镜,追寻那一段段尘封的历史,捕捉一个个鲜活人物的活动轨迹,探译这一 “道是无解却有解”的情缘密码。

 

  17世纪,出生于波兰御医世家的传教士卜弥格(Michał Piotr Boym)九死一生来到中国,广研中国社会、历史、医学、地理等学科,翻译、发表大量著作,成为首位向西方介绍中国古代科学文化成果的欧洲人,被誉为“波兰的马可·波罗”。特别是作为全面研究并向西方介绍中医文化的第一人,卜弥格可谓居功至伟。卜弥格不仅对《黄帝内经》、《本草纲目》、阴阳五行学说、中医脉诊、中医方剂、中医望诊、针灸穴位图解等中医理论进行翻译和介绍,还凭借自己的医学知识和兴趣,对中医展开研究,撰写发表过《中国植物志》(1656年)、《中医的秘密》(1671年)、《中医指南》(1682年)、《医学的钥匙》(1686年)等著作。在其著作《医学的钥匙》中,卜弥格根据自己的理解对中国医学的主要内容进行梳理和研究,有力地推动了中草药的西传,对中医在西方世界得以认可和重视起到至关重要的引导作用。

 

波兰传教士卜弥格(Michał Piotr Boym)画像

 

  在二十世纪前期特别是那硝烟弥漫、烽火连天的二战岁月,两国人民惺惺相惜、相互支持,凝成深厚友谊。曾有多名波兰友人万里赴戎机,在华夏大地上同中国人民并肩战斗。20世纪20年代,国际卫生组织联盟(League of Nations Health Organization)时任主席、联合国儿童基金会 (UNICEF) 创始人、波兰国立卫生研究院的创建者、波兰医生和细菌学家路德维克·维托尔德·拉齐曼(Ludwik Witold Rajchman)博士辗转来华,为开创和发展中国的公共卫生事业和疾病控制工作做出了可贵的贡献。拉齐曼后来积极参与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奔走于美国寻求帮助。1939年,作为国际医疗队负责人的波兰医生斯坦尼斯瓦夫·傅拉都博士率领九名医护人员(包括波兰籍医生陶维德、戎格曼及夫人、甘理安及夫人)从欧洲奔赴中国,以其精湛的医术为中国抗日战争提供医疗支援(傅拉都博士曾给董必武治愈过疾病)。此外,波兰著名眼科医生宣蔚仁(Sunievitch)博士于1929年来到河北邢台,主管顺德府仁慈医院(河北省眼科医院的前身)全院医疗工作,诊治过诸多慕名而往的病人(邓小平曾于1945年陪同刘伯承前往宣蔚仁博士处治疗眼疾),培养了大批眼科医学人才,为我国眼科医疗事业的发展做出了开创性贡献。

 

波兰医生和细菌学家路德维克·维托尔德·拉齐曼(Ludwik Witold Rajchman)博士

 

波兰医生斯坦尼斯瓦夫·傅拉都博士

 

  改革开放40多年来,先后有多名波兰专家学者来华工作、学习和生活,为中国的科技发展出谋划策,推动中国科技创新国际交流合作,为促进中国融入全球化的世界舞台架起了友谊的桥梁。欧洲眼科领域的学术权威、波兰角膜学会主席、波兰复兴骑士勋章获得者爱德华·维莱加拉(Edward Wylegala)教授就是其中的一名杰出代表。作为河北省首批高端外国专家,他沿着前辈宣蔚仁博士的足迹,多次来到河北省眼科医院指导临床等科研工作,共同承担中欧慢性眼病防治研究项目,为推动中波医学交流合作、传播中医学贡献了自己的一份力量。

 

爱德华·维莱加拉(Edward Wylegala)教授

 

  2019年底,一场令人猝不及防的新冠肺炎疫情开始肆虐中华大地,武汉告急!湖北告急!疾风知劲草,患难见真情。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重大疫情,包括波兰在内的国际社会纷纷向我伸出援助之手,提供宝贵的道义和物质支持。波兰卫生当局和有关医学研究机构也迅速行动起来,积极参与17+1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专家视频会议,分享和交流疫情防控经验与信息,并在新冠病毒疫苗和COVID-19疗法等方面同中方及时探讨研发与创新合作思路。中方有关科研单位还邀请波兰著名病毒专家、雅盖隆大学小波兰省生物技术中心病毒实验室主任克尔兹斯托夫·皮尔奇(Krzysztof Pyrć)教授访华,共同探讨并研究针对此次新冠病毒的治疗方案。

 

17+1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专家视频会议(波兰现场)

 

  几个世纪以来,中波间医学交流合作的友好篇章不断书就,这似乎系于背后某种“不解”的情缘。但深入追昔抚今,这种情缘“道是无解却有解”:那就是悬壶济世、医者无疆的人间大爱,科研无国界的开放共享意识,照亮人类发展前程、引领社会发展进步唯一正途的“共襄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思想之光!

 

  回望几百年前卜弥格行走中国的“中医西传”之举,现在的世界早已今非昔比。我们拥有更为多样与便捷的交流方式,但同时也面临更多的包括传染病在内的全球性问题和挑战要去携手应对。全球抗疫既是一场公共卫生之战,也是一场关乎所有人的科研攻关之战。病毒无国界。面对新冠疫情这一人类共同的敌人,唯有集全球智慧争分夺秒地开展国际抗疫科技合作,才能最大限度地加快科研攻关步伐,继而挽救更多生命,传递守望相助、共克时坚的国际友谊,深化开放交流和文明互鉴,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注入正能量,而不是借疫再次妄论“硬脱钩”。驻波兰大使刘光源曾指出,“中波两国既没有历史恩怨,也没有现实利益冲突,两国民众对彼此都有着相知相交的真挚意愿”。中波双方可以此次疫情为突破口,深化卫生领域交流合作,推动中波科技合作再上新台阶,更好造福两国和两国人民。

 

  与中国有着深厚科研与教育情结的波兰科学巨匠居里夫人曾说:“人不要总看做过什么,而应关注还有什么要做。”展望未来,在以“一带一路”健康命运共同体视野谋划科技创新之大路上,相信同拥伟大“复兴梦想”的中波两国的科研人员会编织出更加紧密的“科技创新朋友圈”,奏响 “雏凤清于老凤声” 的异彩乐章,永续中波两国间这份古老而又年轻的医学情缘!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